彩神通3d试机号关注码金码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庄严族谱 > 族谱发布 > 正文

福建青阳下塔四房下厝二十世祖开基郡城南教场头谱系简介
2011-02-18 09:26:32   来源:庄少俊   评论:0 点击:

青阳下塔四房下厝十九世祖传

十九世祖   敕赠宣德郎   讳可墙   又讳亦萧   字亦切   号若垣  可字行   系十八世学义公之次子也   卽桃源三十世也  公孝悌兼尽  尤能出类拔萃   穰甫五岁   吾父夙已外出经营   吾祖父于春正月  即命穰就传读书  究不解书中趣辄   为逃学者屡之   因是吾祖乃训于穰  曰尔曾祖之读书也  勤无虚日  及后  几 成神仙  方其生也  尔高祖已见背六月矣   不及  亲厥严谨依乎母颜  自幼业儒  夙夜孜孜  至忘寢食  尔高祖母恐其过劳   屡夺其志  终为不可   年方弱冠  致成郁痨    延医服药  颇需费耗   乃曾祖伯竟命析焚  ?#20063;?#22343;分   高祖母甚为不平  尔曾祖转慰尔高祖母曰   既为吾父之后  自是昆弟  倘天不弃我   此身?#28304;?  谁谓?#20035;?#20043;供不可以承欢乎   而奈?#25105;?#23478;?#27663;?#25925;  而至倫理离  即?#28304;?#23478;徒四壁  猶然处之  以怡怡无如病  失调医  形神转剧   猶是手不释卷  诵读如常   尔高祖母?#23435;?#20043;惧   而痛诫之曰  名以身附  身失而名将  奚寄  反不若留其身   以有待   上可奉高堂于垂暮  下可培后进于将来   而胡必区区于为此哉  始辍业  诗书穷赤  雹青囊之术  己病悉除   由是方尽?#37070;?nbsp; 练精御氣  精神建壮倍于曩时  因之邻里乡党咸知其故   踵门求诊   日无虚时  遂至声名四播   共?#21487;?#21307;然   而家无斗筲  莫供?#25163;?  不得已卖药为生  匾其额曰“赞育堂”  亦唯体参赞之功  以求奉馐膸焉  足矣  初未尝晰其值也  所以遇贫寒不给者  恒施以药   事母又极至孝  自?#23383;?#32769;  问安?#30001;?nbsp; 未尝有离于左右   时或因医  别往即数十里  虽昏暮必归奉其母  又常恐以贫故  伤厥母心  暇时辄以方外幻术剧娱之   迨高祖母弃世   丧服既阕  别?#25105;?#23460;  人弗得到内   惟薰香一罏  绿绮一张   独居十数年   修道练气   未尝出于乡闾   或者以病请医  不为?#21448;?nbsp; 但凭屈知无不悉  药无不灵   及将解化  家无长物  惟著有《赞育堂医方》全集数十本藏之于筒封而固之  ?#21307;?#20110;余曰  吾著有此  亦聊以为?#25105;?nbsp; 尔非欲秘于尔后世也  汝辈其勿?#28304;宋?#29983;涯  小有揣错  则草菅人命矣  为祸之烈  必延于子孙  以吾之精  亦既神而明之  然犹战战兢兢   未?#20041;?#20197;自信  而其所以  为此者  亦惟藉是以供母耳  以?#19988;?#20026;身家计也  讵意术至于此  非吾之所自知也  此非尔曹所能及  切宜凛之毋忘吾训  言毕坐化   ?#28304;?#35266;之  则尔曾祖之几于仙也  几于神也  ?#25991;?#30001;书中得来者哉  及穰以成婚回乡谒祖   会有同曾祖辈者  年已九十余  不识穰为谁家之裔   因询之族亲  族亲对曰  ?#22235;?#20043;孙  即某之曾祖孙也  而老叔祖则曰  噫嘻来予与尔言  穰谨趋而进之   老祖叔问曰   汝知汝曾祖生前事乎  穰答  以生当晚  近所不知  及其  老祖叔则曰  居吾语汝  乃述  其颠末行事  ?#39029;魄业?nbsp; 一如先祖之训  毫无少异  ?#24050;?#20854;步罡踏斗  是彼少小之时  目所亲覩者  噫  吾先曾祖其为仙乎  其为神乎  胡乃造道高深  令?#22235;?#31351;其形容也哉  穰实不诬明知语  涉于幼  然先人实有其美  不忍付之湮没  不得不为之传  ?#28304;?#20110;后  配妣   敕赠正七品太孺人  苏太孺人生子五  长曰汪瑶琴  ?#24535;?#37089;城南教场头棋盤园口  次曰汪瑶心   三曰汪瑶池  四曰汪瑶珠   五曰汪瑶瑟  ?#38421;?#38738;阳  公与妣合葬在廿八七都  洪宅垵乡里后  过小沟园角   脱下平阳  面对普照塘  以锁塔为案  坐庚向甲兼申寅  坟?#39047;?#20027;形   勒公号於上焉  公与妣之神主迎入郡城教场头奉祀

 

 

 

青阳下塔四房下厝二十世祖开基郡城南教场头瑶琴公传

二十世祖   敕授宣德郎  正七品  按察使司经麻厅补用   县正堂  遇缺即补   讳安和  原讳瑶琴  字维德  号德和  汪字行  若垣公之长子  公有大志  ?#25215;?#21018;方  崇?#35843;?#21326;  心专务本  维持家务  终岁勤劬  弱冠之时  即悲失怙  事母尽孝  抚弟尽慈  ?#27426;?#21629;途多揣  颠沛频遭  至诸弟长大  乃各自经营   二弟三弟经纪外方  四弟五弟长随左右  年逾四十  未?#25941;?#38684;  幸吾伯父与吾父辈昆季俱三四人  俱自勤劳  各能分任  饔餮自给  遂为四弟五弟婚娶   稍有积蓄  即建居于郡城南教场头  惠义铺  棋盘园口  奉其考妣之神主   而徒居焉  其年为大清道光二十四年?#22766;劍?FONT size=2>1844年)  其故家遗业  悉付诸弟  以守祖祀  家资之积  未及千金   雁塔小宗蒸尝有缺   值年每多难为  公即独力支撑   广置田园  使其祭祀周明   九世祖墓祭之颁柞有亏   公即充园数顷  使之祀事周备  及今颁柞加惠蒸豚三筋于吾祖者  正?#28304;?#20063;  又独建十三世祖以至十八世列祖祀业  或置田园于本里   或置店屋与本街  以交房亲掌管  永为交?#26088;?#31040;之需   又为诸胞弟及房亲祖伯叔至同辈无嗣建祭业四间于更铺口街  交于胞侄材杰 以为年节忌辰之祭  族中或有嗣而贫者  按节给钱  令不失祀  有婚冠丧葬以不敷  告  必竭力赞成其事  又不辞多费  为本支历代列祖进神主于雁塔小宗祠   至咸丰九年庄府巷建立大宗祠  即充银二百  进若垣公之主祀于?#40668;?nbsp; 咸丰九年?#20309;?nbsp; 公年六十   时省垣以铁钱贻祸  旋即奏销  而铁钱之流毒  延及各府  终莫能已  公悯其善良  被累商贾受亏  因出己资搜罗  遍买铁钱数千   緍缴收省库  並恳请上宪严加禁除   以祛其害   闽?#38421;?#30563;部堂宗室  名  端嘉公  关心世道  切念痌瘝  遂为特奏  保举以正七品按察使司经历厅补用县正堂遇缺即补  封诰三轴  同治元年壬戌(1862年)始建书馆于住?#21448;?#24038;  匾其额曰“秀源轩”  延名师课孙儿  再就郡城建祭业二十余间   以奉若垣公祀  置书业二十余间  以培后进  自己祭田三十顷  是年  泉属大饥  有司筹赈    公慨然倡捐充米二百石  以加施济  诚如我公  岂易易观哉  为其?#26085;?nbsp; 无一不得其所  生同世者  类多?#20449;?#20854;恩  为其后者  且将食荫无疆也  后又于同治二年癸亥  独力修理龙会宫后殿佛堂  计费五十余金  配祖妣敕封  正七品孺人  傅孺人勤于女红  俭于作家  无有朝夕  以佐公焉  ?#28304;?#24471;病而卒  年三十有三  生有四子  ?#20307;?#26519;孺人  生二子  庶祖妣  钦旌节孝  敕封安人  李安人  公共生子六人  长曰?#26576;?#31491;  次曰材成勇   三曰材成猛   四曰材成强   五曰材成嘉   六曰材成金   公葬于晋江三十六都后渚铺坪上乡  土名大棚顶  武厝围  坐巳向亥兼巽乾  穴异向  墓号眠牛  公进主雁塔小宗  祖妣傅孺人  葬在后渚铺坪上乡厝后左边山尾之麓  坐丁向癸兼午子  墓名?#19994;都?#33433;蓉  土人呼为“咬剪穴”  葬以骸棺  继祖林孺人  葬在傅祖妣墓下左边  相去四五十步  坐巽乾兼巳亥  墓名“云拱月”  庶祖妣李安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孙   穰  拜识

 

 

青阳二十一世知耻庄公传

下塔四房  下厝分迁为泉郡城南教场头二世  二房之祖  二十一世  雍进士候选  直隶州左堂  讳以仁  原讳成勇  字从其  号知耻  材字行   系先王父德和公之次子   吾父之为人也  孝恭慈仁  惜乎命途多揣  不获卒  业诗书以襄时事  穰?#36164;?#24814;于课功  先王父尝援父事以劝之  以故穰得以详其巅末焉   闻方少小之时  值王父遭际之艰   九岁?#21363;?#23398;于曾祖叔  邑痒 生  讳邦材  字亦为  号严毅者   一年之间  已穷《四书六经》矣   无如衣食交迫  无心及此  越明年而先大母殁  遂辍业学为服贾之役   道光十四年?#23388;紓?834年)  王父设帐于郡城南   越年  置南安洪濑挖角五谷生理   命伯父主之   越十六年丙申  又建洪濑关帝宫口干菓生理  命父主之   时父年仅十四耳   施德行仁  树望重于一方   十有余年  南安之属   婦孺亦知其名   讵意辛亥  壬子  ?#26469;毫?#19975;青作乱   ?#32451;?#29462;獗  市里为之一空   竟至只身逃回   乃再经商于洛阳   历经年  而贼攻吾泉   身家几危   旋往延平谋生   ?#24188;?/SPAN> 八月得望一方  无何  而贼上游   烽烟四起  延平城陷  父因入贼营  谓其将曰   此地所有商贾类皆服食器用之需  兵屯于此   服食无需  可乎  ?#23435;?#25200;之  为是也  贼众从其言   于是   延平之民赖此语  以安全  不可胜数   父乃改?#25300;?#21629;卜行医   以图归计  其素有相与者  食之以赆  送至郊圻  涕泪而别者甚众  因回原籍其途路之艰  日行迂途  夜宿草莽  许多辛苦莫可名状  穰?#25163;?#20110;家   泉地稍靖   乃往?#26469;?#20043;丰岑头   以鼎磁叶纸为业   时往来于德化仙游之间   所至之乡人  咸爱戴  父虽身处?#31455;?  早夜之间  手不释卷  ?#23588;?#20754;雅之风   其经义学业   性情心术  即缙绅先生   亦不是过者   而独于八此之机柄未之学耳   穰 方少时  见吾父每或回家   放下包裹   立即叩见先祖   必俟有命方退   然后沐浴更衣   未尝先入于私室   居恒随侍于先大父之左右   ?#26691;?#27491;立拱手   虽终日未见?#34892;干?  不谓之退  不敢退   其孺慕之诚   有如此  及其事  继王母也   愉词悦色   将顺之忱  不异生身   所以外人有见者   竟莫如其为后也   其待吾伯父也   侍侧随行   罔?#20197;?#20998;   平居共事  未尝见一坐谈   即此可知矣   其待吾诸叔父也   则曲尽友爱   声色不形  以故弟奉若师保  凡事遵其矩  获其私居也  每对兒曹?#30149;独?#35760;》谈《孝经》  或《孔子》  乡党此其常也   而经传子史亦多讲说   宗人有讳 炳文者  字尔昭  号二庵  少与父有交陪  素知父行  时拜受杭嘉湖道篆旋陞运使  强欲招父入幕  父以亲老为辞 而不就   虽有?#28982;?#20043;明   其实盖为亲也   同治四年(1865年)?#39029;?#26149;三月   大父为父辈析坟 广置赡老以及书业计数千金   父即由此归建生理于泉之新桥头   以便朝夕之奉侍  所以日则处寰  市里   夜则归奉?#25163;?  类皆出以己资己力 侍食之外   昏定晨省  其尽爱尽敬之诚    是实所弗能及也  惜仅数月  而大父遂乃宾天   父哀毁至甚  病阅累月  而后愈时  遇泉中大疫  父製药施捨  全活无数  ?#36164;?nbsp; 乙亥  疫疠又作   父又制“万应丹” 费百余金  拯救甚多  生平所为  济弱扶倾  拯人之急  救人之危  难以枚举  以故弃世之日  坐以蜕化  凡平日有所到之方  无论远近?#24196;E闻者  无不流涕  其纷纷哭拜于灵枢之前者  几三阅月  穰实亲受王父之训诲   每援父事以示  穰后又闻诸父老之传闻   聆诸长者之?#26032;?  其或出于灼见而真知   故不?#22530;?#20808;人之美   而亦不敢有诬于先人也  爰为传   父以道光三年癸未六月廿六日寅时诞生于青阳市塔上堡   道光?#22766;?nbsp; 从王父迁于泉城内惠义?#22616;?#20250;?#31216;?#30424;园口  后自建居于本境东鲁里厝后通祖居焉   盖为守祖计也  卒于光绪五年己卯九月十三日卯时   享年五十有七  葬在南门外    都园坂乡   土名水堀后   坐乾向巽兼亥巳   于是年之冬进主雁塔小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不    孝   穰   熏   沐   拜   识

相?#21405;?#35789;搜索:

上一篇:绥安严氏宗谱
下一篇:青阳锦绣庄氏(二世)?#35745;?#20844;家族裔孙士宦情况暨播迁一览

彩神通3d试机号关注码金码 pc.28.an结果参考 大连福彩中心 幸运飞艇冠军全天计划 双色球八种绝杀公式 体彩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浙江风采网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绝招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 青海11选5派彩电子走势图 辉煌棋牌网址多少 青鹏棋牌手游